链缝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链缝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众筹火热背后陷盈利困局迷你创投八成拿不回投资

发布时间:2019-09-29 23:25:50 阅读: 来源:链缝机厂家

众筹火热背后陷盈利困局:迷你“创投” 八成拿不回投资

一种新型投资正在通过网站、微信等频频向你发出邀请,那就是投资金额小、参与者众的众筹投资。近两年来众筹投资火热,投资项目包括科技创新或模式创新型项目、影视书本动漫、咖啡馆酒吧面包屋,又或者是一款软件,甚至一头有机猪。所以众筹又被喻为“梦想翅膀”,能够助创业者梦想成真。

现实远比梦想更残酷,对于投资者来说,这种迷你型“创投”充满高风险,绝大多数都是失败。“大约有20%会成长为非常好的项目,能使投资翻倍的比例约1%。”谈到股权类众筹投资,天使客创始人石俊对本报记者称,投资者应该清楚地认知众筹并作好资产配置,因为80%拿不回投资。

经过近两年发展,众筹可谓鱼龙混杂,打着众筹幌子混迹其中大胆集资的有之,将众筹作为事业来做但囿于监管畏手畏脚的有之。按现行的“红线”是,未经审批不能向非特定对象且超过200个特定对象发行股票,否则或构成非法集资。在这种情势之下众筹正失去其原本的意义,“股权众筹只能通过线下进行,不能发挥众筹的效用。”北京众鑫律师事务所执行合伙人郭勤贵认为众筹面临诸多制约。

超高风险投资

最近两个月来,某外资公司会计关仪(化名)参加了各种各样的众筹活动,“有的是微信圈邀请的,有的是朋友邀请的,也有的是网络平台上发布的。”关仪接触的项目包括开咖啡馆的、做游戏的、拍微电影的等等。

一面是众筹火热开场,另一面早期的众筹项目正在陷入困局。近日,“东莞很多人咖啡馆”在微博上告示转让,“这天终于还是来了,东莞很多人咖啡馆,因无人经营,现在转让……”这家拥有141个股东、通过众筹实现微创业的标本,现在走到了终点。此外,本报还了解到,青岛一家早期成立的众筹餐厅正在缩减部门,南京一家众筹咖啡馆持续亏损。

“2000元,即可拥有一家梦想中的咖啡馆!”这是当初“东莞很多人咖啡馆”吸引诸多投资者的动人广告,很快便获得了141人共计62.5万元投资,但仅一年多后便宣告转让终结。某大型众筹平台高管告诉本报记者,产品类的众筹更像是一种预售或团购,大家愿意投、愿意买就可以,比如众筹一本书、一部微电影、一款游戏等等。“但是股权类就比较敏感,有很多要注意的地方。第一要考虑投资人自己是什么属性,然后选择什么样的产品,每个众筹平台的门槛不一样,项目风控也不一样……”在其看来,如果投资者仅仅是凭一腔热血去投资,而且对项目选择随意,失败的可能性很大;股权类众筹必需通过专业细分投资,并在某一领域最终为投资者带来可观回报。目前,有一些有影响力的众筹网站已脱颖而出,如众筹网、天使汇等等。

微信圈流行着一段调侃:在互联网时代,化缘的叫众筹,算命的叫分析师,八卦小报叫媒体。这只是侧面对众筹投资金额小、无收益保障进行了形象描述。目前众筹主要有4类:股权类、债券类、回报类、捐赠类。债券类以债券形式出现,本质是还本付息;回报类则是以产品或其他形式作为回报,捐赠类一般是无偿资助他人完成梦想。这三种形式相对简单,与投资者的关系责任相对简单。而股权类众筹成为监管层最为关注的,也是未来众筹发展的大方向,有人称之为创投革命,此前动辄百万、数百万投资门槛的“高富帅”创投,通过互联网众筹的方式变成了投资金额为数千、数万元的普通人的创投。

对于股权类众筹投资,石俊认为投资项目由于都是早期的,“所以项目不宜投资太大,同时早期就意味着高风险、高收益,所以项目成功很少风险较高,当然也不乏有高收益项目出现。”

急切等待“监管”

“据说6月监管规定将出台,我们都在翘首以待……”一接近证监会的众筹平台创始人告诉本报记者,前两个月证监会奔赴大型平台调研,监管规定应该不久就会出来。

面对众筹的无监管状态,众筹诸多平台无所适从,都在静静地等待监管条款的出台,“我们从业者都不好去说,现在这个状态下不合适去说。”上述大型众筹平台高管表示。

相对于快速发展且高调的P2P,众筹作为互联网金融显得相对低调。一些众筹平台小心谨慎,生怕踩了法律的红线,以致发展受限。5月22日,北京召开的“2014全球众筹峰会”上,网信金融董事长盛佳表达了对监管出台的盼望,“我们特别欢迎或者希望有明确的监管条例出台,我相信对这个行业会有非常大的促进作用。”

根据现行的公司法及证券法相关规定,如果未经监管部门审批,向非特定对象公开发行股票,或者向超过200个特定对象发行股票,都属于公开发行股票。可见,众筹不能公开宣传,也不能越过200人的红线,一旦越线很容易被定为非法集资。但是,众筹本质正是通过互联网实现小额、众人的投资模式,促使一些创新型、创业型小型经济体快速成长,而今监管规定与现时的互联网金融飞速发展形成了冲突。郭勤贵律师认为,在现行法律环境下,股权众筹生存和创新的空间很小。

众筹网络平台虽然格外热闹,但是目前仍然未能盈利,还处于投资和烧钱的阶段。在郭勤贵看来,众筹面临诸多制约,如众筹创新模式与现行法律法规还存在一定的冲突;众筹平台的盈利模式存在问题(佣金收入和广告收入都还未成气候);中国式众筹征信体系及诚信环境缺失;中国社会对众筹认识不足存在诸多误解,将众筹与非法集资挂钩等等。

本报记者从多个股权类众筹平台了解到,为了不踩法律红线,公司多数都是通过线下融资。上述接近证监会的众筹平台创始人透露,即将出台的监管规定会对众筹有更清晰的定义,有可能从以下方面入手,如定为面对特定对象非公开发行,人数不得超过200人;资金项目要进行托管;不能“混业”性经营,股权类和物权类分开;对每个项目单笔投资金额进行规定等等。

脐橙怎样防治象鼻虫附图片安息香属

脑力男人时代强势开播张宥浩化身柯南机智破案胡海泉

乾隆秘史周庭伊传递处世哲学坐镇大家族CEO凯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