链缝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链缝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宾馆惊魂之好朋友背对背-(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20:30 阅读: 来源:链缝机厂家

我叫李杰,是一个公司里面的小职员,一个典型得无神论者,可是有些东西你不相信并不代表这他并不存在,只从两年前发生的那件事彻底的改变了我的想法,以至于现在的今天,一旦想起来,浑身依然毛骨悚然!那是两年前的一个夏天的晚上,不知为什么那天的晚上天特别的黑,仿佛月亮都在偷懒不知道躲在哪里睡大觉了。

整个凌海市到处都是死气沉沉!刚刚从农村走出来,来到凌海市的我对什么都存满了好奇,由于是午夜的时间,各处的霓虹灯琳琅满目,真是绚丽多彩!看的当时的我真是目瞪口呆,随着我做的出租车不断的前行着,很快就来到了城东一家写着“悦来旅馆”的地方停了下来,由于刚来城市的我,根本没有那么多的钱,也只有在这里住这种最便宜的宾馆了!

老板是一个八十多岁的大爷,在老板的热情招待下,我很顺利的住了进来!这里的宾馆仿佛是上个世纪留下来的一样,每一样东西都比我的年龄要打,各处的灰尘足足快一米厚了,当然了也许有点夸张,可是真不知道这里的老板怎么回事,有这种做生意的吗?不过说归说我又能怎么样呢?

俗话说一分钱一分货,我现在也只能住的气这样的房子了,整个房间里面空荡荡的,除了一张床唯一的电器估计也只有那个电灯泡了,也许赶了一天哭太劳累了吧,躺在床上没过多久很快我就睡着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本来熟睡之中的我,突然就从沉睡之中惊醒了过来,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有人在偷窥我一样,而且这种感觉是那么的真实,而且还是让我感觉那么的浑身不自在,就好像开支地狱的最深处一样。

突然就在这个时候我急忙转过身,立马锁定了目标,这种感觉开支厕所里面!“谁?谁在里面?”我小心翼翼的试着问了一下,可是里面并没有任何人回答,可是被窥视的感觉不到没减少,反而增加了不少,于是我小心翼翼的跳下来床,就往厕所间里面走去,刚来到厕所间的门口我深吸一口气,一下按亮了厕所间的灯。

明亮的灯光立马照亮了整个厕所间,同时刺痛着我的双眼,让我禁闭这双眼,等我慢慢适应了灯光的时候我才发现,就在我不远处的地方,正有一只黑猫在哪里紧紧的盯着我!原来那种窥视的感觉开支这里啊!我愣了一下!慢慢的回过神来刚要上前,那只黑猫突然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一样,突然全身的毛都站了起来,“喵~”惊叫一声以后,也不顾这是四楼的窗口,飞身就跳了下去,紧接着很快融入黑暗之中。

于是我急忙跑了过去,入眼是一片黑暗,根本再也看不到那只黑猫了,从新又回到厕所间里的我,对着镜子笑了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胆子居然变的那么小!于是上前一步弯下腰准备洗洗脸让自己清醒一下然后在继续好好的休息一下,因为明天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来做呢,可是就在我刚弯下腰的这个时候,突然一个穿着睡袍脸色惨白且留着鲜血的女人从我身后一闪而过,而低头正在洗脸的我。

突然感觉背后一凉,于是急忙转过身!“谁?谁在那里?大晚上的别吓人!”可是过了很久依然没人出来,而且房间就怎么大,到处看了看也没有什么人,于是我就有低下头来继续洗我的脸去了,可是就在我刚地下头的那一瞬间,镜子里面突然出现了一个满脸鲜血,一头长大紧紧遮住半个脸的女人,在哪里紧紧的盯着正在洗脸的我。

“好朋友,我们背靠背!你愿意做我的朋友吗?”突如其来的声音在整个厕所间里面回荡着,顿时把我吓了一跳,可是在房间里面到处看了看的我依然什么都没有看到,而就在我到处所找那声音来源的方向的时候,突然偶尔一下看到了镜子里面的自己,这个时候的自己满脸献血,早已经把自己的整张脸都染红了。

我不可思议的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怎么会这样?整个厕所间此时格外的安静,也只有旁边的的水龙头还在那里哗哗的留着水,清晰的流水声把我缓缓的拉回了现实,而流在我低头看到水龙头的时候,又让我惊讶的时候发生了,本应该流着清澈水的水龙头,此时却缓缓的不断从它那里面流出了鲜红色的血液出来,浓烈的血腥味弥漫在整个厕所间里面。

同时不断的刺激着我的大脑,现在的我大脑一片空白,似乎一切都忘记了思考一样,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从惊吓之中回过神来的我,急忙流向这外面飞奔而去,自觉告诉我一定要离开这里,可是刚到门口的我,无论如何都打不开那扇门,门口的那扇门就好像长上了一样,而就在这个时候自己刚刚睡过的哪个床的上面之上。

开始隐隐约约的视乎有什么东西渗了出来,慢慢走过去的我才发现哪面墙上居然慢慢渗出来的居然是暗红色的血液,而且同时伴随着阵阵的恶臭,“好朋友,背靠背!我就在这里等你,你愿意跟我背靠背做好朋友吗?”还没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的我,突然有听到了这个声音,而且那个声音就是从哪面墙里面传出来的,早已经在崩溃边缘的我。

再也承受不住大脑的考验,脑袋一歪我就晕了过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了,而就在我睁开眼的那一刻,站在我床边的有三个人,两个是身穿警服的警察,而另一个却是我没见过的人,后来警察告诉我私闯民宅,而且还晕倒在别人家里的客房内,还好是老板发现了我,把我送了过来。

说完之后指了指旁边的那个陌生的年轻人,听到这里,我微微一愣对着他们说到,“哪里的老板不是一个八十多岁的大爷吗?眉清目秀的,就跟一个小伙一样。昨天晚上就是他给我开的房间。”说到这里我发现那个所谓的年青老板脸色有点不对,于是再三问到他才支支吾吾的说到。

“那个你看到的老大爷,其实是我一个月之前去世的父亲,而就在昨天晚上我也没有在店里,由于妻子生孩子,我整天就在医院,第二天回家的时候就看到了晕在地上的我了。”听到这里我同样脸色有点不太好看。

警察等我把昨天所有的事情都述说一边的时候,他们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就像看神经病一样。可是后来警察终于根据我提供的线索,在我睡的那房间里面的那面墙里面,发现了一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死去的白骨,只留下一件白色的睡袍还有骷髅头的的满头秀发。

直到今天响起这件事我都毛骨悚然,从哪以后我的耳边就会时常响起“好朋友,我们背对背!”(完)

东风国六8吨洒水车分类

韶关仁化安利专卖店仁化安利送货电话仁化安利店铺详细地址

高频感应防水板微波磁焊机防水板电磁热熔焊接机

哪里有勾臂垃圾车厂家天锦勾臂式垃圾车

淮北风力发电大弯头哪种规格常用

大连CPVC电力管耐高压应用

安装濮阳CPVC电力管保用50年

随州110风力发电大弯头控制施工环境

法国食品进口清关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