链缝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链缝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双花泪

发布时间:2019-04-16 10:49:58 阅读: 来源:链缝机厂家

在喧闹的街道上,出现了两位长相一样,她们双眸似水,却带着谈谈的冰冷,似乎能看透一切,十指纤纤,肤如凝脂,雪白中透着粉红,似乎能拧出水来,一双朱唇,语笑若嫣然,一举一动都似在舞蹈,长发直垂脚踝,解下头发,青丝随风舞动,发出清香,腰肢纤细,四肢纤长,有仙子般脱俗气质,着一袭白衣委地,上锈蝴蝶暗纹,一头青丝用蝴蝶流苏浅浅倌起,额间一夜明珠雕成的蝴蝶,散出淡淡光芒,峨眉淡扫,面上不施粉黛,却仍然掩不住绝色容颜,颈间一水晶项链,愈发称得锁骨清冽,腕上白玉镯衬出如雪肌肤,脚上一双鎏金鞋用宝石装饰着,美目流转,恍若黑暗中丢失了呼吸的苍白蝴蝶,神情淡漠,恍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如同烟花般飘渺虚无而绚烂

“你瞧,夏家的大小姐出来了。”“哦?大小姐?”“难道你不知道,她们是夏家的大小姐,我可告诉你,她们可是孪生姐妹。”众人互相依附对方说着。

夏家大小姐?没错,她们是孪生的姐妹,但是,她们从小随父母的偏爱而长大,夏凌是父母的掌上明珠,而夏月则不是,夏月是姐姐,夏凌的妹妹,可是,父母的偏爱使她们面对面交谈很窘迫。

但是也阻挡不了她们彼此的亲情,她们互相深爱着对方,互相彼此伤害对方。

在一次夏凌的笄礼,她们认识了一位名叫刘云的公子,她们同时爱着刘云,刘云只爱夏凌,这一下使夏月怨恨了,为什么她从小极力讨好父母,可是父母始终冷眼相对。

几天后,夏凌脸色几乎惨白,这一下使夏月心痛起来,连忙让夏凌休息,但是一连几天不见好都是一天比一天惨白。

在一天孤寂的夜晚,夏月看见夏凌从房门走了出来,夏月便偷偷摸摸的看着夏凌究竟去哪儿,这一看,原来夏凌是跑到河边去了,这时夏月不禁蹑脚蹑手的来到夏凌身边,一把推开夏凌到那河里,不认水性的夏凌身子原本虚弱,很快便沉入那深深的河水里。

第二天,夏月便扮成夏凌那样,故意跟父母说夏月不见了,谁知,父母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夏月袖子里的手不由的握紧了。

她每天都为刘云打理好一切,一天,刘云在林园里泡好茶,等待着夏月的到来。

夏月匆匆的来到林园,“夏凌,你终于来了。”刘云风度的说着,夏月点了点头,喝了一口茶,便脸色大变,晕了过去,刘云笑的十分开朗,恶寒,他笑着:“哈哈哈,这便是最后的七血,很快,我的爱人就能复活了,你认为我可真的爱你?不!我这辈子都不会爱上你。”

话音刚落,便拿出一根细小的针,刺入了夏月的脉搏,半后,刘云来到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他进入了一个密室,密室极其寒冷,他来到一名女子身边,拿出七个装在管子里的血,他倒在女子身上,念叨着什么,突然脸色大变,他,看见女子的身体一点点腐烂,他立马抱起女子说:“不!不……不要……”

他两眼红猩着,他明白了,她是夏月并非夏凌,他怒气冲冲的来到林园,发现林园根本没有什么人,他看见了夏月掉落的首饰,便立刻追了上去。

夏月跑到了远处的悬崖那,脸色极其惨白的夏月停下脚步,她看见被她害死的夏凌,夏凌那膨胀胀的身子出现在夏月的面前,一步一步逼近着夏月,:“为什么要害我,为什么?为什么!我要让你付出代价……”夏月捂着脑袋,抽噎的说着:“不是我,不是我……呜呜呜呜呜呜呜……”

而刘云也追了上来,夏凌立即消失不见,刘云看着夏月,上去就是一巴掌,拽着夏月的头发,望死里拽,还妄想想把夏月推下悬崖,只是,夏凌出现了,她抓住了刘云的手,一把把他与夏月交换位置,他来到悬崖的尽头,他看着夏凌,一步往后退,一个不小心掉进万劫不复的悬崖下。

夏凌看着倒在地上的夏月,叹息着,她并没有多说什么话,她也希望夏月能幸福,毕竟父母的偏心使她欠夏月太多了。

第二天微亮,夏月醒来便看见夏凌微笑的像她招手说再见,夏月不禁流泪,她们都错了,她们不应该为一个男人为而丢弃对方……

工作服模板

餐厅工作服

哪有做工作服的

工作服厂家

政府工作服

公司员工工作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