链缝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链缝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央视披露广东陆丰扫毒细节警员大多从外地调配11

发布时间:2019-09-28 20:20:58 阅读: 来源:链缝机厂家

央视披露广东陆丰扫毒细节:警员大多从外地调配

《新闻1+1》2014年1月3日完成台本

——制毒致富必须制服

评论员白岩松:

你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在直播的《新闻1+1》。

新闻必须是真实的,但是真实的新闻有的时候也会让人产生错觉。比如说前些天,我们出动了3000名公安、武警,包括边防部队,而且是海陆空,又有快艇,天上还有直升飞机,然后要发起一次围剿,对手既有手雷,也有AK47等等,说到这的时候,您一定会想这一定是一场战争,而且我们的对手似乎在境外吧,国内谁谁敢啊?但是告诉你,就在国内,而且是针对的是一个村子,不过这个村子是贩毒、制毒,而且这个村子就在广东,一起让我们到现场看一下。

解说:

2013年12月29号凌晨,三千多名全副武装的干警,在夜色中悄悄集锦,他们的目标是广东汕尾陆丰博社村,广东警方一场名为“雷霆扫毒”的统一行动,将在这里收网。这场行动由广东省公安厅厅长李春生,在省公安厅指挥中心坐镇指挥,副厅长郭少波等人则是在汕尾前线指挥部考前指挥,凌晨四点行动开始。

广东省公安厅厅长李春生:

今天的收网行动,我宣布开始。

解说:

这是一场海陆空全面展开的围堵行动,地面上广东省出动了三千多名公安、武警和边防警力,分为109个抓捕小组,对博社村展开集中清剿。

办案民警:

抄销路,直接到对象的家里去,第二组由我带队,插到这个前面。

解说:

考虑到博社村前面,距离海边只有2.5公里,为了防止犯罪嫌疑人,走水路逃脱,广东省公安厅还组织了边防快艇,在博社村南部海边区域,设卡清查,做好拦截准备。同时派出的两架警用直升机,负责在博社村上空,探照追踪,航拍取证,紧急救援等任务。

专案人员:

这个是成品,这一箱子跟这一堆,这个大概40斤吧,大约40斤。

解说:

据了解,陆丰涉毒问题由来以久。近三年,陆丰冰毒占全额份额以超过三分之一,而博社村正是该地区,涉毒严重的第一大村。

广东省公安厅副厅长郭少波:

这个村有20%的家庭,直接或者间接参与制毒,所以基本是家族式的,兄弟姐妹亲戚朋友之间,然后村里面已经形成了产业化。

解说:

广东警方层多次进行整治,但经常遭遇到不同程度的暴力抗法。警方介绍,以往警察一进村,就会被两三百辆摩托车团团围主,村民手里有仿制手枪,甚至还有AK47,土制手雷等,杀伤性武器。

办案民警:

这个是什么?这是猎枪子弹,打完之后的子弹壳。这个是猎枪子弹。

解说:

参加此次行动的警力,都是从汕头、惠州、梅州、河源市,异地调遣而来。两个小时的清剿行动结束,警方不仅抓获制贩毒开山元老,蔡梁活等182名犯罪嫌疑人,还捣制毒工厂77个,缴获冰毒近三吨,K粉260公斤,制毒原料23吨。

郭少波:

这是我省有史以来,打击毒品犯罪用兵规模最大,抓捕对象最多,打击震慑效果最好的一次标志性的经典战例。

白岩松:

我们来看看这次围剿行动的收成。这个收成了包括18个犯罪团伙被打掉,然后制毒工厂77个,尤其重点的是冰毒2.9吨,还有K粉260公斤。为什么说尤其重要的是这个2.9吨这样一个概念呢?来我们对比一下,在以往的新闻当中我们了解的数字是什么?2002年2月,山东史上最大的冰毒案告破,缴获冰毒22公斤,2013年3月长沙最大的毒品案告破,缴获冰毒268公斤,2013年7月南昌破获全省有史以来贩卖冰毒最大案件,缴获冰毒13公斤。268共、13公斤、22公斤,这都是史上最大了。好了,回头看就这一次围剿行动,冰毒是2.9吨,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接下来我们就马上连线广东省公安厅禁毒局政委邱伟,邱政委您好,喂,邱政委你好,听的见吗?邱伟政委?可能是线路的问题,现在还没有连通,一会让我们的导播来继续进行。

我们接下来再看看前面这样的一个村子的状况,它地处是广东省汕尾陆丰甲西镇,面积不大0.54平方公里,但是我们就看这么小的面积,人口是1万4千多人,住户1700多户人家,而且这很富,但是很富,为什么难以打掉呢?我觉得有这样的几个原因,我不知道通过这张照片大家能不能感受到,0.54平方公里,住着1万4千多人,他里头的房子这个房子,密密麻麻的,这是第一个因素,地形非常负责,第二个呢,它又有里应外合,而且它的村干部,模“贩”带头作为,这个贩是贩毒的贩,而且真带头,他在被抓到的时候,还正在替前几天被抓到的人想往外捞人呢,第三个很大打掉的原因,这个地可真团结,这么多年就再贩毒和制毒的过程当中,没有出现过分脏不均的内讧等等,另外他们都有这种相关的武器手雷,AK47等等,经常暴力抗法。但是也跟他地形紧密有关,最后一条,当然是贩毒这样一个最大的利润。好了接下来,我们连线广东省公安厅,禁毒局的邱伟,邱政委你好。

广东省公安厅禁毒局政委邱伟:

主持人,你好。

白岩松:

刚才我们已经说了,一次行动围剿,这个2.9吨冰毒,从你们以往的经验来说,这个村子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放到全国去看?

邱伟:

主持人,这样,就是通过这一次的行动,我们感觉到村里面原来情报跟老百姓举报说的,村里面有两层以上的人参与制毒或者是直接制毒,现在看起来这个数,应该是比现实还要有差距,也就是说现实比这新在这个情况还要严重。

白岩松:

放在全国看,这都是一个及其庞大的制毒的村子吧?或者叫基地?

邱伟

在全国就是制冰毒最严重的就是陆丰,陆丰最严重就是商贾,商贾最严重里面皆是博社村,博社村制毒、贩毒里面非常严重,我们行动后期发现越来越多,现在这几天,再继续组织第三波、第二波清剿发现的量还是不少的。

白岩松:

另外我们注意到在媒体的相关的报道当中,这个地方在以往我们也多次打,但是地形各种各样的因素,其中还包括一个他经常暴力抗法,也拥有相关的武器,手雷、AK47,这一次我们大的围剿行动当中,是否也遭遇到了暴力抗法的这个局面?

邱伟:

平时我们进村侦查破案都碰到一些围堵,围路不给走啊,砸石头,甚至警车底下放钉板,砸烂警车都有,甚至抢毒品,还有跟执法人员发生暴力冲突都有,由于我们这次进村的部队力量比较多,我们也做了各种风险评估,同时也考虑到,可能对参战人员有人身威胁,可能会出现对质,冲突,或者是流血事件,我们做了充分的评估准备,特别给参战队员做了动员,也做了部署,让大家做好防护工作,特别是要依法执法,文明执法,规范执法,首先是避开这个把柄,另外就是我们对怎么处置各种突发事件,包括围攻等这些事件,都做思想准备跟措施上的准备,制定了实施点具体的措施,所以兵不血刃,这次行动没有遭到抵抗。

白岩松:

好,非常感谢您带给我们的介绍,另外有三个细节呢,也要给观众朋友们介绍一下,第一个细节,是凌晨4点钟,发起的这次总攻,因为这个时间点,是一天当中最薄弱的环节,防范不及。第二个,集结了3000名的公安、武警,包括边防部队,都是从外地大多是从外地调配而来,这样的话不容易走漏风声,第三点呢,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整个的部署,是提前也了解了相当多的情况,而且在这个过程中,因此只有三个人受伤,据媒体报道,这应该的确是应和刚才邱政委所说的兵不血刃。但是接下来我们就要关注,如此庞大的制毒村子,甚至从某种角度,全国销量三分之一恐怕都与这个村子有关,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村子呢?

解说:

地处广东省汕尾市甲西镇的博社村,0.54平方公里的面积,住着1700多户人家,1万4千多人口。

电话采访《南方日报》记者洪奕宜:

陆丰甲西镇,它是属于三甲地区其中的一个镇,甲西镇里边有22个行政村,博社村是其中最大的一个,这个村背面是一片荔枝林,南面是靠海,在它的历史上,以前这种种植一些荔枝、甘蔗、花生、龙眼这样的农作物为生,这两年我后来去过,觉得这个村子里面,整个村内的形态,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解说:

就是这个博社村,被外界赋予了各种各样并不光彩的称号,它是三甲地区,制、贩毒的第一大毒村,生意做不做,关键看博社的标杆村,甚至是陆丰制、贩毒的第一堡垒村。

邱伟:

堡垒村制毒非常严重,形成一个家族式运作,产业化经营,地方性防护,所以我们说的是堡垒村。

解说:

这是2013年12月29号白天拍摄的一张照片,当公安干警进入到这个街道狭小,电线满天飞的村子时,危险似乎无处不在。

邱伟:

一年多疑来,我们进村去破案,抓人搞点端窝,都是不同程度地遭到阻拦,遭到堵路,疯堵,扎钉子、砸玻璃,围住你不给走,甚至是哄抢毒品,甚至是跟警察发生冲突,所以过去历史上,有两次进村,都是遭受这样的抗法。

解说:

抗法的背后,是巨大的利益,调查统计村内竟然有两成以上家庭,直接活参股从事制、贩毒犯罪。

洪奕宜:

在博社村的村里头,居然还张贴一张很大的报告,就是不准无乱扔制毒垃圾,所以可见制毒这样的一个现象,已经到了明目张胆的地步了。

解说:

三年来博社村,在全国公安查缉的涉毒案件中所占比例逐年增长,从14%发展到,已超过40%。今年10月20号,广东省公安厅发布的59名涉毒逃犯中,有13名就来自博社村,其中最年轻的是一名90后,年龄最大的已尽七旬,历史再往前走15年,在博社村的历史上,1999年和2011年它曾两次被国家禁毒委列为涉毒重点整治地区。

邱伟:

我们给他编了几句顺口溜,博社毒村不得了,高压电线随处走,发电机组摆门口,豪车名宅装探头,租用老屋富流油,异味刺鼻污水流,天天结婚花车俏,十家制毒准八九,法理不容人头掉,断子绝孙死翘翘。我讲了五中现象,高压电、发电机组、豪车名宅、气味,还有老屋,还有挂着花车,如果有这些现象的,十家有八九家是有的。

白岩松:

制毒和贩毒,其实如果要从法律的量刑来说呢,可以说是一个高压线,因此当也人看到了这样的一条新闻,看了如此惊讶的数据的时候,恨不得把这个村子现在变成一个监狱吧,当然你也会委屈一些好人,但是相当大的比例,参与到制毒、贩毒过程当中,这是一点都毋庸置疑的事实。这个村子呢,是家族式的运作,产业化的经营,而且还有地方性的保护。这其中跟利润极大,容易拥有财富,容易把人拉下水也紧密相关,利润大到什么地步呢?媒体报道一个小小的细节,孩子在放假期间,就把康泰克外面的胶囊拨掉,把里面的粉弄出来,一个月能挣一万块钱,你就知道这里的利润是什么样的一种空间了,好,接下来我们就连线公安部禁毒局侦查指导处的处长兰卫红,兰处长你好。

公安部禁毒局侦查指导处处长兰卫红:

你好。

白岩松:

其实这样的一个村子,他一定是从小到大,从大到有规模,慢慢形成垄断,他为什么能够做到现在这样的一种规模?

兰卫红:

其实这个陆丰,从1999年开始,我们就对他进行了整治。但是整治四年以后呢,就是取得了很小的效果,就开始我们摘了帽。由于当地的党委政府,包括公安机关工作的弱化,它从2001年开始又迅速的制毒犯罪蔓延开来,我们公安部禁毒对全国缴获的毒品的样品进行分析以后发现,我们2010年全国缴获的有14%是来自陆丰,所以给我们很大的警示。2011年的7月份,我们决定对陆丰进行挂牌整治,但是没有看到有好的这个结果。而且我们最近的数据近三年的数据发现,全国抓获的陆丰籍的毒贩达到了2071名,而且已每年30%的速度递增,这样就让我们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心。

白岩松:

那在做这次如此大规模,甚至包括海陆空围剿行动之前,我想知道从公安部的角度,包括广东警方角度提前要做怎样的调查和查排?

兰卫红:

为了对陆丰这个毒品问题进行重点整治,我们做了很早的准备。特别是我们公安部的郭树文部长,他对这个制度问题有明确的批示,要求我们加大力度,进行重点整治,我们大概是公安部做了几件事,第一个件事就是摸清情况,我们从今年的1月份开始,我们公安部禁毒局派了五个批示30多个人分批次的到陆丰调研,了解情况,掌握情况。我们10月份,我们在广东组织了18个省,有58个专案组的案件,是针对陆丰进行侦办,对此我们就对陆丰的情况,了解得更加深入和具体。第二个就是高层的推动,这个是非常重要的。5月7号我们国家禁毒办,公安部禁毒局的刘跃进同志,约谈了汕尾和陆丰两级党委政府和公安机关的负责人,5月29号我们刘跃进同志,亲自给广东新郑厅长,李春生同志写了一封信,通报了广东的毒气的问题,6月中旬,广东省委高度重视,调整了汕尾、陆丰两级主要领导和公检法的主要部门的负责人。10月22号,我们刘局长再一次赴陆丰,推动这个工作的落实,10月18号,我们刘局长又把陆丰的工作组,我们广东在汕尾的工作调到北京来,听取他们的工作汇报,然后我们局里感觉到这个问题,确确实实需要进一步的推动这个工作,所以第二部就是,我们派人进驻了汕尾工作组,我们刚才李伟副部长的批示精神,我们禁毒局在11月23号派出工作小组和广东的同志,共同研究推动这个围剿的行动。我们协调有关部门,对博社村进行航空侦查,我们的情报锁定了我们要抓捕的对象,和可疑的制毒窝点,形成了地图为下一步的围剿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白岩松:

没错。

兰卫红:

接下来我们就是很重点的一条,就是围绕涉及一些的内部人员,以及相关的保护伞,我们和当地的纪委,检察机关进行研究沟通,我们在推动这个事情的进展。

白岩松:

好,在这提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关键词,就是保护伞,如果没有一定的保护伞,他也不可能从小到大,然后从大到形成规模,而且屡打反而总能够重新在崛起,我们就一起来研究一下这种保护伞。

解说:

村干部既参与制毒、贩毒,又充当保护伞,第一大毒村博社村,之所以被称为堡垒村,这是重要的原因之一。

郭少波:

这条村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有好多原因,其中一个原因也是跟村干部,既参与又当保护伞是有关的,要不这个村就不会这么严重。

解说:

广东警方的此次行动,博社村村支部书记,蔡东佳于当天凌晨在惠州罗网,而这个人也是博社村的头号目标人物。

邱伟:

老百姓说,蔡东佳是发家致富,制毒鼻祖,恶贯满盈,当今红人。因为他不仅是村的支书,还是陆丰和汕尾的人大代表。

解说:

51岁的蔡东佳,十几年前曾去深圳做生意,七八年回村,并且当上了村支书,有证据显示,在他走马上任没多久,就沦为村里制毒、贩毒人员保护伞。

邱伟:

他是红白黑都通的,存理有黑保安,这些黑保安都是为他所用的,然后村边有名哨和暗哨,在关键的一些交通要道上,有他的探风点,就是哪一天有大部队出发,他立马就通知大家,赶紧注意要下雨了。

解说:

警方发现这位毒村的老大信息灵通,关系网强大,一旦村里有人因制、贩毒问题被抓,他便会通过各种方式去捞人,而蔡东佳罗网,也正是载在了捞人上,他的堂弟在惠州罗网,他在前往惠州捞人的路上,被警方抓获。据警方介绍,蔡东佳在试图捞人的过程中,曾找过民警帮忙。

邱伟:

其中有一个民警是收了好处,而且是已经起作用了,利用去医院体验的时候,这个民警安排他们见面了,这个是严重违法违规的。

解说:

事实上蔡东佳等人,得到当地一些警员的协助,早已不是什么新闻,此次行动中,当地党政部门干部,涉嫌充当毒贩保护伞的有14人,除了村干部,还包括陆丰公安局,机关干部,以及当地派出所所长和民警等。

邱伟

民警工资很低,一千多都有,你看他一个月一千多块钱,他参与或者纵容,抓到你以后,一次可以收十万、八万,然后参与去卖一次可以收很多钱。

解说:

村干部、派出所所长,民警、公安机关跟不,蔡东佳的网络到底编织了多大,我们尚不得而知,但毋庸置疑的是,正因为有着这些大大小小的保护伞,才使得一个毒村可以长期对抗着法律。

邱伟:

我觉得还是利益驱使吧,无力不起早,他冒着生命危险干这个,就是为钱,另外一个就是风气的问题,大家都相安无事,成本低、风险低,捞一把,可以过好日子,大概利益驱动很重要,另外就是他特殊的党风、政风、民风,已经习以为常,所以就有这个情况。

白岩松:

没错,有利益有利润,就容易拥有保护伞,而拥有保护伞就很难一次性把立即打掉,不过我们很希望这一次能够真的打掉。接下来马上还是连线公安部禁毒局侦查指导处的处长兰卫红。兰处长你好。其实就是一个问题,非常简单,如何这次打的很漂亮,但是怎么能够去做到打完了之后,将来不东山再起,或者在崛起呢?

兰卫红:

我们也是在重点研究这个问题,我们认为保护伞是他制毒、犯罪参与的一个主要因素,如果保护伞不打掉,那么制毒犯罪,一定还会卷土重来,所以我们下一步,一定会加强对保护伞打击的力度,加强督导,因为我们也掌握了很多的情况和和线索,我们也相信在2014年我们应该把这个工作推的更深入,有更好的结果。

白岩松:

也并不是12月29号就是最后的一次行动,恐怕,哪怕围绕这一个村也会有你们的行动吧?在不打草惊蛇之下,最后给他消灭的干净一点?

兰卫红:

对的,因为12月29号只是第一步,我们应该还有第二步、第三步的跟上。

白岩松:

好,非常感谢您给我们带来的解读。其实问题非常关键,刚才兰处长也已经说到了这一点,如果靠一次行动,抓了他的几百人制毒和贩毒者,甚至把他的模“贩”带头作用得村领导都给拿下了当然非常好。但是如果不能同时打掉,他的相关保护伞的话,他就会为他将来在崛起留有了一定的空间,另外当我们在聚焦在广东打这一个村子的时候,恐怕也要联想,这一个村子被打掉了,市场还在那,利润还在那,需求还在那,会不会在广东的其它得村,或者说不是广东省,甚至到全国其它地方哪一个村,再慢慢的兴起呢,这就需要整个社会再关注完这样的一个新闻之后,也能够瞪大眼睛,不让自己的身边,出现这样的村由小变大。

(央视)

原标题:央视披露广东陆丰扫毒细节:警员大多从外地调配

原文链接:http://www.ce.cn/xwzx/gnsz/gdxw/201401/04/t20140104_2050745.shtml

稿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

女式短袖旗袍

龙井茶怎么养

丹顶鹤养殖视频

昌图豁鹅养殖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