链缝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链缝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高峰踢球孩子少国足难进步当前拔苗助长太严重11

发布时间:2019-09-29 02:01:22 阅读: 来源:链缝机厂家

高峰:踢球孩子少国足难进步 当前拔苗助长太严重

上海 四川 广州 北京

老甲A记忆④

“汽笛声音已渐渐响,心爱的人要分散……”12月1日,首届甲A明星邀请赛决赛后的集体晚宴上,高峰一曲深情的《站台》,让在座的人无限感慨,有人调侃起高峰和那英轰轰烈烈的热恋;有人追忆着甲A红红火火后的聚散离合……

“球迷怀念我们,说明我们有影响力;但从另一个角度又说明,现在的中国足球退步了。”高峰有些矛盾地说。

早报记者 宋承良

京沪恩怨,9比1;工体不败;金志扬率领高峰等弟子在职业联赛之初给国安球迷带来了一场场心潮澎湃的比赛,永远争第一的“御林军”尽管在那个时代一直与冠军无缘,但凭借着球星的号召力在全国培养了一批拥趸。“对于我们这批人的怀念,只能说明现在中国足球退步了。”快言快语的高峰和金志扬,对于时下的中国足球有很多建议,“如何让更多的人来踢球,如何给踢球的人更多保障?我们都必须解决这些问题。”

不能让记忆停留在老甲A

东方早报:1995年那支国安队给全国球迷留下了深刻印象,作为当年球队的一员,你们心中美好的回忆是什么?

金志扬:我记得1995年我们去上海打比赛,最后0比1输了后,冠军基本上没希望了。我们走的时候上海球迷夹道欢送,说我们打得好,这让我很感动。从足球场出去的时候我还担心球迷围堵我们,叮嘱球员别惹球迷。那时候球迷给我感觉关注的不光是比分。

高峰:印象最深的是1996年年底最后一场跟山东的足协杯决赛,最后国安队4比1取胜,我进了两个球。那场球完了之后,我就转会去了重庆,因此也给我的国安生涯留下了最深刻的记忆。

谢峰:1994年甲A第一年,我已经28岁了,当时想,也就再踢两三年吧。第一年我进了11个球。1995年的时候高洪波回到国安,金指(金志扬)让我从前锋改打右后卫,我所有的特点都发挥出来了,也算是金指(金志扬)的一个神来之笔吧。那两年与AC米兰和阿森纳这样的欧洲球队交手,我也取得了进球,令人非常难忘。

杨晨:1994甲A元年国安第一场比赛,当时我们2比0战胜了广东宏远,我打进了自己职业联赛的第一球,也是北京国安的甲A第一球,我一直记着当时这个进球。

东方早报:那个年代的很多球员和球队至今仍让球迷津津乐道,你认为其中主要的原因是什么?

金志扬:那个时候中国足球在亚洲还算强队,虽然没冲出去,但也只差一点点。而且改革初期的甲A,足球环境和氛围比较阳光和健康,也有负面的东西,但很少。每个队都有自己球星,球星在本地有很大的球迷团,也叫得响,直到现在仍然叫得响,有感召力。明星球员和教练会左右这个队的风格,比如上海队,老风格是技术型,徐指导(徐根宝)上来加入了抢逼围,风格让人更加印象深刻。东北大连和辽宁大刀阔斧,他们的球员身体在全国首屈一指。我们北京也根据自己特点打小、快、灵,广州队和我们相似,但比我们还要细腻。球迷喜欢这部分历史也很正常,中国人恋旧。

高峰:那个时候金指(金志扬)带的这帮人,高洪波、曹限东、谢峰,各有各的特点,而且还能捏合到一起。从这次比赛来看球迷都很怀念我们,我也分不清是好事还是坏事。说好事,这是肯定了我们这批人对中国足球有着很大的影响力;要说坏事,为什么现在这批球员似乎达不到这样的影响力?如果他们没有这样的影响力,就没法说明中国足球在积极地进步,不能老让球迷们的记忆总停留在老甲A时代,我还是希望中国足球水平能够更高。

东方早报:全国球迷津津乐道的国安9比1战胜申花,你当时作为球队主教练,有没有进行一些特殊部署?

金志扬:当时也是国安第一次买外援,我是看录像买的冈波斯、安德雷斯和卡西亚诺,这也算是一次冒险。不过事实证明,我的选择是对的。赛前,我和三名新外援说,很多人说你们是“水货”,你们怎么看?这还得了,三名外援当时就回应我,“谁是水货,赛场上见分晓。”于是,比赛开始后,我让队员们先收着打,找机会就给这三个外援传球。这三个人还真棒,抓机会的能力太强了。就这样一打一个,范志毅比赛结束后都哭了。冈波斯来我们这里前是打边锋的,但考虑到冈波斯是技术型球员,我让他由边前锋改成了边前卫,这样能够比较少地被对方防守队员踢。果然,打上海的比赛,他的组织调度太棒了。后来,巴拉圭国家队主帅特地来北京看他的比赛,最后也和我一样把他的位置改成了边前卫。

让孩子踢球的关键是校长

东方早报:现在球员和你们这批球员,主要的差距体现在哪些方面?

金志扬:据我所知日本有6万多名有执教证书的教练员,我请问我们有没有6万多坚持足球训练的小孩?现在的人才培养模式,属于三脱离,脱离家庭,脱离学校,脱离社会。这种模式的弊病非常严重,采用四级训练法,四级梯队都在一起,不上学在练球,一旦最后不能成才,小孩就废了。我们必须要改变人才培养模式,青少年怎么抓?绝不是集中一批人,然后什么都不管去练。社会在发展,计划经济可以这样搞,因为国家一直管到你退役。进入市场没人管,出现了艾冬梅卖奖牌,张尚武练把式,这些都是社会问题。进入市场后,运动员未来国家不会承包,淘汰的人产生的负面影响,比出成绩的正面影响大。

高峰:现在这批球员中,拔苗助长太严重了,到一定年龄必须进一队,进不了一队的,就砍掉了。我们过去小的进不了一队,老的可以带着小的打,一点点循环着。现在是一拨不行就换一拨,每年下队的要比上队的多。大部分踢不了一队的就直接租借了,很难有机会出来。

杨晨:现在的球员比起我们那个时候,是很有个性的。他们都是独生子女,有自己的想法和主见。但是,因为选材限制以及青少年培训等问题,现在的年轻球员普遍缺乏踢球的特点。教练灌输式的教育,把孩子原本的创造力都给抹杀了,球员变得都规规矩矩,看不出好坏来。

东方早报:如何解决青少年培养中的问题,让更多人踢球?

金志扬:小孩踢不踢球,决定权不在足协。青少年在校园里面,听校长的,校长属于教育部门的。因此让更多青少年踢球,教育部门要起主导作用,足协起到指导作用。我们现在是应试教育,周末北京上海的孩子上奥数班、英语班、作文班,有几个领到球场上?这是一个重要的观念问题,因为他觉得进不了大学没出路。我认为教育部门必须采取政策,因为政策也是生产力,之前奥运会击剑冠军雷声被北京大学特招,这就是一个很好的特例。我们要让家长知道,练好体育一样可以进大学,美国NBA球星不都是这样,在高中打得好,有很多大学抢着要。

高峰:踢球的孩子少,中国足球就不会有大的发展和进步。我大部分时间在努力寻找一种方式,让球员们在退役后能够顺利地开始新的生活,毕竟能一直留在俱乐部当教练或者进入管理层的人还是少数。大部分球员在退役后,转行期间还是迷茫的,没有学历和特长,很多人都是干小买卖,当保安、送快递、 端盘子等等,工资很低,连基本的生活保障都达不到。我认为这与目前俱乐部招生困难是紧密相联的,没有好的出路,就不会有人来踢球。

伊犁马养殖基地

国航旗袍制服

玩具猎狐梗怎样养殖

洞庭碧螺春怎么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