链缝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链缝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戈峻外资进军中国西部是种趋势

发布时间:2020-10-17 01:50:17 阅读: 来源:链缝机厂家

戈峻:外资进军中国西部是种趋势

近年来,受用工成本上升等因素影响,一些外资企业撤离中国,将制造工厂转移到东南亚等地区。在低端制造业外迁的同时,一些外资高端制造业正在加快向中国转移。  为什么中国,尤其是中国西部能够获得国际资本青睐?当前经济形势下,中国实业面临怎样的困境?中国实业的世界实力在哪里?9月5日,英特尔中国区执行董事戈峻就此话题接受了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的专访。  核心竞争力是关键  不足、薄弱要正视  中国经济时报:目前,中国很多企业对实业的信心和兴趣不足,导致实业资本的“热钱化和虚拟化”,实业经营和金融投资回报率的差异,也让“弃业家”现象蔓延。你认为中国实业的前景是否乐观?  戈峻:还是信心,温家宝总理在不同场合多次提到,在困难面前,信心比黄金和货币更重要。我特别同意,如果失去信心,肯定各种各样的决策都会动摇,所以,对实业、对产业的信心不能动摇。  这次全球经济危机,确实给实体经济带来了巨大冲击。但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也是消费大国,实体经济永远是国家经济的脊梁,可能一时有困难,但总有雨过天晴的时候,如果这个时候游离、犹豫了,那么等到经济环境好的时候,你的核心竞争力就没有了。  要明确的是,虚拟经济等赚取快钱的做法都是逐利行为,不可持续。最重要的是不能放弃核心竞争力。  中国经济时报:你眼中的中国企业生存状态怎样?有何建议?  戈峻:当前,中国企业正面临三个问题:一是创新力不足;二市场竞争力薄弱;三是品牌意识也相对薄弱。这些问题使得他们在整个产业链中的位置不能上升,只能处于低端。从英特尔的角度来讲,我们到成都,希望通过自身的影响力,带动整个产业链发展,带动本土企业发展,继而运用我们的技术和影响力,逐步形成创新体系。  任何一家企业要生存并发展壮大,一定要在一个领域内做强做大,英特尔就是这样。你在这个领域努力了,有了自己的知识产权,最终你的核心竞争力就出来了,也将收到丰厚回报。  市场需求驱动技术创新  外资进军西部大势所趋  中国经济时报:为什么认为做实业难,做高科技实业更难?高端制造业企业不是比传统制造业企业活得更好吗?  戈峻:关键还是一个企业的创新能力。高新企业也一样,不创新则落后。高科技产业的竞争相较传统制造业企业更激烈,因为它的竞争周期更短,它要对市场非常了解,对消费者的体会要更深刻,所以从英特尔的角度,从原来的技术驱动市场,到现在市场决定我们自身的创新,这是一个从“正三角”变成“倒三角”的变化。  英特尔是一家技术型公司,我们一直遵循着摩尔定律,即把技术做得最好、最大、最强,希望通过这个技术驱动市场。但我们目前谈得是个性化的产品、移动互联网、消费体验等等,这些都是和消费者直接相关的一些运用。所以,纵观市场,如果不依托市场的需求和个性化的消费能力来决定你的技术走向,最终这家企业不一定能够成功。  所以,现在我们要从市场来看我们的技术,从原来用技术撬动市场,向以市场需求来驱动技术创新转变,让市场倒逼企业发展。  中国经济时报:外资高端制造业在纷纷向中国西部转移,是趋势还是个案?或者只是在成都表现比较突出而已?  戈峻:资本属性就是在市场上不断寻找,什么地方最适合它,它就会去。英特尔在10年前决定在成都投资,短短10年间,英特尔能发展这么快,的确出乎意料。  10年前,很多英特尔的相关企业都不知道成都在什么地方。今天的成都,尤其是在IT人眼中,已经是很重要的城市了。所以,外资高端制造业向中国西部转移,是一个趋势。这个趋势后面隐藏着中国西部这一庞大市场,有大量人口,投资环境也在不断成熟。这使得西部,特别是以成都为代表的西部城市,有能力去承接外资高端制造业转移的趋势。  但这并不表明西部所有的城市,都能扮演成都这样的角色。它需要龙头企业,需要整体投资环境的打造。我认为复制这一环境是有一定困难的。  外资撤离中国只是个案  中国创造成就世界实力  中国经济时报:今年7月18日,国际体育用品巨头阿迪达斯放出消息,将在今年年底前关闭其在华最后一家直属工厂。今年年初,美国消费品巨头佳顿、卡特彼勒等世界500强企业,也纷纷将部分产品从中国多家代工厂撤回本土生产。外资撤离中国,或回本国,或向东南亚转移是个案,还是趋势?英特尔有没有这样的打算?  戈峻:先回答你第二个问题,我们目前还没有这个计划。英特尔的业务没有向东南亚转移,只专注在中国发展。对于第一个问题,如阿迪达斯等即将或已经撤离中国的跨国公司,不排除他们是出于经营战略调整或成本倒逼等方面的考虑。但说外资从中国整体转移出去是不准确的,实际只是小部分转移。  对多数跨国公司而言,这不是转移,而是流动,是将部分业务向东南亚或本国流动。所以,不能讲这是一个趋势,只是个案。不可否认,中国“人口红利”正逐渐消退,加之人民币连续小幅升值,使得中国制造业原有的成本优势明显减退,越南、缅甸等东南亚国家正以他们相对更低的薪酬水平承接中国制造的大量转移。我相信,随着中国政府对这样形势认识的逐步加深,会采取一系列措施,减缓这个转移的进程。  中国经济时报:中国实业的世界实力是什么?怎样应对全球竞争?芽  戈峻:中国实业的实力,在过去是中国制造,是中国低成本的劳动力等。未来,中国实业的世界实力是中国创造。从目前看,中国已经迈上中国创造的台阶。尤其是IT领域,中国不少企业有其自身创新、独到的地方,这些可能是跨国企业所不具备的。未来会出现中国企业和跨国企业一决高低的现象,最终形成怎样的格局,值得拭目以待。  当前,至少中国国内的高科技企业已经开始影响世界技术发展的潮流。因为中国的用户太多,中国的市场太大,所以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到世界技术的发展方向。但如果不抓住这一机遇,按照原来的发展模式,最终我们会落后。因为一些新兴经济体,比如东南亚的国家都在想尽办法吸引资金,也会对中国实业带来很大挑战。  从政府的角度看,如果不下大力气去培育创新环境,不能给中国实业带来很大帮助,我们也可能错过这个机会。所以,创新环境、创新平台的些建立和打造,是我们下一步走向另一个高端的必由之路。

alevel培训

ib课补习

AE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