链缝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链缝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北野武极深的暴力当中隐藏着极致的温柔仁科

发布时间:2020-10-18 15:54:29 阅读: 来源:链缝机厂家

最近耳边时不时飘来【北野蓝】这个词

小编有点纳闷

Tiffany蓝 我就听过,【北野蓝】是什么鬼?

原来【北野蓝】是那个

日本大导演——北野武

创立的服装品牌 KITANOBLUE「北野蓝」

北野武今年71岁了。然后......竟然卖起了衣服!

并亲自拍摄卖家秀为品牌代言。

KITANOBLUE 的T恤上的印花图案均为北野武的手绘图

KITANOBLUE不仅在设计上使用北野武的个人剪影logo,

还印上他创作的现代画,全方位展现老头子的恶趣味。

北野武已经不是第一次令人瞠目结舌了。

世界知名的大导演,却会在节目上cosplay小萝莉,搞怪整蛊嘉宾。

就在几个月前,他还在综艺上调侃:“我要转行去当谐星。”

够作妖吧?

可就是这么一个老头子,却曾被日本大众

评为“最放心把国家交给他”的人,

人生履历丰富到连他本人都被吓到。

我们常说“人生如戏”,但北野武的人生,要比戏剧精彩的多得多。他曾做过电梯小弟,后来成为了电影大师;他车祸面瘫却成为了面瘫影帝;大学没毕业却能当大学教授;既可拍《极恶非道》黑道热血三部曲,又可写出纯爱小说《模拟》,只因“觉得又吉植树都能得奖,我很生气”,所以做了这件事。

米歇尔·特曼评价:“身为一个永远无法满足的人,北野武紧追着生命,仿佛为了更成功的走向死亡。”

北野武真的是个迷。

有人说,北野武是一个大人与小孩的综合体,但他并不是一个矛盾的人。就像他的电影一样,“暴力”和“温柔”通常并存,反而让人感觉非常真实感人。因为在北野的眼中,这两样事物其实就是一回事。

他曾经说过:“极深的暴力当中隐藏着极致的温柔”。

“通过创作取得成功的人,看上去好像都是能够了解、发挥自己的才能并很好迎合潮流趋势的人,但其实并非如此。每个人都是在苦斗,非常辛苦。”北野武曾这样说道。

“我经常说自己的作品是自己身上的脓包。有时候也可能是痰、是大便。只不过,我的痰里混着血。作品都是这么一点一点挤出来的,因此仔细看的话,里面可能还包含怨念或者仇恨。”

我行我素,敢爱敢恨,中指永远向权力竖起。娱乐活动上插科打诨的北野武与身为电影导演的北野武其实是一个人艺术生活的两面,在嬉笑怒骂和子弹血浆的迸发中,透露出的只有一个讯息:

拒绝权力,努力去爱!

北野武的画作

瞧瞧他干过的事就懂了:

除了拍电影演戏,他还有副业无数。搞笑艺人、游戏企划人、作家、画家、剪辑师、编剧、歌手,到如今卖起衣服......(小小新强烈要求【北野蓝】进驻新中国大厦)

就在去年,这老头竟然写了本纯爱小说,小说海报上印着“想要这样恋爱,哪怕一生只有一次”。

初生牛犊般满腔热血、对世上一切都好奇,不怕跌倒。甚至还像小男孩似的,向往“一生仅一次”的恋爱。

到70岁高龄了,还在广告里摔来摔去

他哪是71岁的人呀,分明是17岁才能有的模样。

谁能想到,这个轻扬肆意的老少年,却藏着很重很重的人生。

北野武就是那个被原生家庭伤害的孩子。

北野武(右)与哥哥(左)

北野武出生于日本贫民区,穷得响叮当。

父亲嗜酒爱赌博。酒醉便变成绿巨人,疯狂殴打母亲。

也时常不知踪影,活像个没家的人。

这一辈子,父子俩说过的话屈指可数:

“我们这些孩子的事,他从来没放在心上。这男人,完全不能依靠。”

母亲毒舌又控制欲强,喜欢用刻薄的话刺伤北野武。

小时候他问母亲,你为什么选择生下我?

她回答,因为没钱堕胎。

也不许北野武有任何爱好。

扔掉他喜欢的棒球手套,逼他参加

培训班,成绩一不理想便破口大骂。

但北野武有一个做艺人的梦。

或许是为了反抗家庭,或许是为了追求梦想,大二时他选择退学,搬出父母的家,在浅草一家提供喜剧放映和脱衣舞表演的俱乐部打工。

也不怕被人笑话,电梯小弟、清洁工、

出租车司机、灯光助理、临时演员...

...为了生活什么都做。

工作之余拜师漫才(相当于中国的相声)

大师见千三郎,努力学艺,一步步登台表演。

那时候的日子是真苦,连盒饭也买不起,

做着被看不起的工作,常常忍着饥寒过夜。

但却也是北野武最快乐的追梦时光。

和友人在只有一个被炉的公寓里谈论梦想;

在家练习表演,满怀将来走红的希望。

上帝总是眷顾努力的人。

有一天,俱乐部的暖场艺人因故缺席,

匆忙之间只能让北野武上台顶替。

没想到,他的表现逗得所有观众大笑不止。

这么一场场锻炼下来,他又从暖场艺人变成压轴表演。

恰好70年代的日本,掀起一阵漫才风潮。

北野武辛辣的风格瞬时被观众喜爱。

不仅登台表演的机会增多,

还能常驻电视节目,北野武这个名字,

从渐渐有了知名度,到成为漫才一哥。

可这只是他向自己发起的第一个挑战。

对北野武来说,相比被笑话,无聊的人生更加可怖。

于是——一个说相声的去拍电影,

交出两次威尼斯电影节最佳导演奖的答卷。

一个非科班出身的艺人,却斩获日本电影奖影帝。

想画画,就能画到去巴黎办展览。

北野武是个性情中人。

39岁的时候,就曾因当红杂志

「FRIDAY」曝光了当时女朋友的隐私,

愤而带兄弟冲入编辑室打人,

被警方逮捕,被判入狱6个月,

缓刑两年执行。

看这张凶恶的脸,天生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煞气。

但其实,北野武内心却有一部分,还是个害羞、无助、闹着别扭的孩子。

1994年8月的某个夜晚,

47岁的北野武遭遇突如其来的车祸。

他从摩托车飞出,撞在了栏杆上,

身上多处骨折,差点丧生。手术后,

脸和脑袋都植入了大量钛合金,

半边脸永久瘫痪。

车祸后,他不再骑摩托、不再开车,甚至连烟都戒了。

可十二年过去,那晚直面死亡的恐惧,依旧会深夜将他惊醒。

经历了生死,北野武重新审视“活着”这件事。

首先,是要真正面对过去的痛苦。

他尝试与原生家庭和解,也与自己和过去和解。

《菊次郎的夏天》里,

带着小男孩寻母的菊次郎大叔,

自己也有一个孤寂的童年。

因为童年阴影而性格扭曲的他,

在旅途中慢慢改变,有了温柔。

北野武其实在用隐晦包容的方式,

纪念已逝的父亲:“现在回想起来,

其实父亲是个有点寂寞的人。”

他的父亲,叫北野菊次郎。

北野武曾说:我自认有恋母情结。一有事情发生,都还有想依赖她处理的习惯。不管到什么时候,我都还是个孩子。

但就像前面说的,北野武和母亲,就像一对矛盾体。

大二的时候,北野武决定从家里搬出去住。

此情此景,北野武曾在回忆录里讲到:

真不凑巧,只见母亲拐过前面的街角,迎面而来。“小武,你干什么?”

“我要搬出去。”我别过脸去,听见雷鸣般的怒吼:“想走就走,都读大学了,又不是小孩子。绝对别给我回来,从今天起,我不是你妈,你不是我儿子!”

尽管如此,她还是一直站在门外,茫然地看着货车消失在荒川对面。

我心里也难过,可是我坚信,不这样做,我就无法自立。

一个尖酸刻薄死要面子却不乏善良的母亲,一个是桀骜不驯极力想挣脱束缚寻求独立的儿子,就这样对峙着,尽管内心里都难以割舍。

北野武上电视以后,赚了不少钱,母亲常会向他要钱,并且每次给她,她都嫌少,稍有怠慢就破口大骂,气的北野武很长时间都不愿意回家。

直到母亲的葬礼,留下了一个有点脏的小袋子当给他的纪念遗物。

“我打开了袋子。这是啥?我一时无言。

竟然是用我的名字开的邮政储蓄存折!

翻开来看,排列着遥远记忆中的数字:

1976 年4 月× 日 300,000、

1976 年7 月× 日 200,000、……

我给她的钱,一毛也没花,全都存着。

三十万、二十万……最新的日期是一个月前。

轻井泽邮局的戳印。

存款接近一千万日元。”

原本打算在葬礼上开玩笑的他,最终在记者面前放声大哭。

北野武开始意识到,

人的一生,实在过于短暂,过于脆弱。

所以,更要在仅剩的岁月中,

毫不保留地奋斗,做想做的事情。

学钢琴、学画画、写小说、卖衣服......

人生虽然只有一次,却被他活成了很多次。

如果死神降临前,能拍出一部让自己满意的电影,就再好不过了。

北野武的电影特别偏爱蓝色,

他说因为蓝色代表着生活的艰辛。

就像这大半辈子,贫民区出生,

过最苦的生活,却敢做最甜的梦,

品尝大千世界的酸甜苦辣。

也曾被原生家庭的梦魇纠缠、

经历生死一线间,在大起大落中明白生命的意义。

这个71岁的少年,比任何时候都用心生活:

“哪怕是残酷的、痛苦的经历,只要它能让我品尝到活着的滋味,就算是一种快乐。”

年轻人,只有一次的人生,拿出干劲来啊你!

杭州服务器回收

么尚洗发水

菱亚电力

三维植被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