链缝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链缝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诺曼底隐性杀手一支狙击枪压制盟军整支部队

发布时间:2020-12-24 18:06:31 阅读: 来源:链缝机厂家

诺曼底隐性杀手:一支狙击枪压制盟军整支部队

诺曼底隐性杀手:在二战历史上尽管诺曼底登陆吹响了纳粹德国覆灭的号角,但神出鬼没的德军狙击手们也令盟军士兵一度防不胜防,惊恐不已。

1944年盟军登陆诺曼底之后,遭遇了德军的顽强抵抗,战斗中德军的许多兵种均有不俗表现,狙击部队尤为出色。他们的任务就是猎杀盟军的重要人员,如士官、军官、炮兵观察员、通信兵、传令兵和炮手等,同时也起到观察员、监听哨、情报收集员的作用。有报道称,德军狙击手曾造成美军一个营近半数的伤亡,顽强的抵抗精神使他们成为战场上最令盟军士兵恐惧和憎恨的敌人。

盟军在诺曼底遭遇的部分德军狙击手,曾经在“希特勒青年团”接受过出色的训练,其中一些人还练习过小口径步枪射击。早在战前,“希特勒青年团”就增强了对团员的军事训练,许多男孩子都练习过精确射击,其中表现出色的还接受过狙击手训练,因此当他们后来投入战斗时,大都已是训练有素了。

对德军狙击手们来说,卡昂是一个理想的战场。他们与炮兵观察员(负责引导炮兵攻击暴露的盟军步兵)协同作战,完全控制了卡昂周围的地域。英国和加拿大士兵不得不对这里的每平方米土地进行仔细搜索,以确定是否还隐藏着难缠的狙击手,这的确是一项十分耗时费神的苦差事。正是在卡昂,像代理下士库尔特·斯宾格勒这样的德军狙击手才得以扬名立万。斯宾格勒独自据守在卡昂东北部一个大雷区。在最后被盟军密集炮火炸死之前,他射杀了大量的英军士兵。

德军狙击手遍布在诺曼底的每个角落。当盟军开始前进时,有大量的德军狙击手被留在了后方,后来他们狙击了一些警惕性不强的部队。诺曼底的地形对狙击作战来说可谓完美无瑕。战场上灌木篱笆密集,使得这里的视距只有几百米。甚至对毫无经验的狙击手来说,也是十分理想的射击距离。

诺曼底的地形既为德军狙击手们提供了完美的藏身之地,又将他们的猎物暴露在危险之中。估计好敌人可能靠近的方向后,便在灌木篱笆中预设阵地。德军一般都在灌木篱笆下挖设战壕,这样盟军的迫击炮火就很难发挥威力。在篱笆之间,德军则布下陷阱、地雷和绊雷等。他们在这些阵地上朝敌人开火,直到被迫撤退为止。

德军狙击手们不仅仅藏匿于篱笆和灌木丛中,十字路口也有盟军的重要目标。尽管盟军通常有重兵防卫,但德军狙击手还是会在稍远一点的地点布设阵位。桥梁也是理想的地点,一个狙击手只要在这儿开几枪就能造成恐慌和巨大的破坏效果。单独的房屋过于突兀,因此狙击手们通常会与之保持一小段距离,有时也躲在废墟之中,但这样一来他们必须更频繁地变换阵位。对狙击手们来说,另一个理想的战斗场所是庄稼地,浓密的农作物为他们提供了良好的隐蔽,敌人难以发现他们的准确位置。狙击手们通常会选择藏身于高处,例如水塔、风车和教堂塔楼,不过这些地方过于显眼,容易招来盟军的炮火。更老练的德军狙击手通常选择其他不那么显眼的高层建筑藏身。

不管之前盟军对德军狙击手是什么看法,但是自从诺曼底战役打响后,德军狙击手们已不仅仅是令他们感到恼火了。肃清某一地域的狙击手往往十分耗时,有时甚至要花费一整天才能清理出一块安全的露营地。盟军士兵们很快被迫学会了如何去对付德军狙击手,并避免不必要的风险。士兵们开始蹲着行军,不再向军官敬礼,也没有人再称呼对方的军衔。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尽量降低风险,避免将自己暴露在德军狙击手的枪口之下。对德军狙击手的恐惧立刻四处蔓延开来,甚至有传言说一些法国女通敌者都留了下来,如今也成了狙击手。

诺曼底战场上还出现了一种新的现象。盟军官兵发现,德军狙击手在阵地上不断地朝他们开火,毫无任何撤出阵地的迹象,而且这一现象越来越普遍。这种战术的结果通常是两败俱伤:狙击手被杀,同时盟军也遭受巨大伤亡。由于这些狂热狙击手的年龄一般很小,美英盟军后来称之为“自杀男孩”。

德军狙击手总是试图射杀盟军重要目标,如军官、士官、观察员、通信兵、炮手、传令兵、车辆指挥官等。一名德军狙击手被俘后,在审讯中被问到是如何从普通士兵中辨别出穿普通制服、手持步枪且不带任何军衔标识的军官时,他的回答很简单:“我们就朝有胡须的人开枪。”因为经验告诉他们,盟军的军官和高级士官通常都留着胡子。

与使用MG42通用机枪的其他德军不同,德军狙击手在开枪的时候从不轻易暴露自己的位置。一名好的狙击手可以压制住一个步兵排。狙击手开第一枪的时候,整个排都会立刻停止行动,此时他就可以趁机变换阵位。遭到狙击手偷袭时,新兵队伍常犯的典型错误就是只会全部就地卧倒,不懂得去开火还击。第9步兵师的一名排长回忆道:“步兵菜鸟们常犯的一个致命错误就是,当他们遇到袭击时只会就地卧倒,一动不动。有一次我命令一个班从一道灌木篱笆向另一道灌木篱笆推进。推进途中一名士兵被德军狙击手一枪击毙,于是整个班都卧倒在地,结果他们被那个狙击手一个接一个地收拾了。”

最终盟军部队采用了新的战术,减少了德军狙击手导致的伤亡,但是德军狙击手还在持续不断地对他们构成威胁,而且在整个大战期间一直是西线盟军士兵内心的一大恐惧。

重庆市手部间隙感染医院

福州市腹股沟直疝医院

武汉市克隆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