链缝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链缝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广东水泥价狂跌没商量-【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4 08:37:44 阅读: 来源:链缝机厂家

广东水泥价狂跌没商量

持续低迷的广东水泥价格在9月下旬这个收获的金秋季节,不仅没有绽露出丰收的笑脸,反而步步走低,跌破了本省水泥最低价格纪录。据权威部门估计,今年广东省吨水泥价格比去年同期低15~20元,这就意味着,广东这个年产量超过5000万吨的水泥大省,仅价格因素一项,今年就要损失利润近10亿元。  并非杞人忧天,也并非危言耸听,人们预计:这次水泥价格的狂跌若得不到及时“刹车”,那么广东省水泥这艘“巨舰”在今年剩下的几个月里,撞向“亏损”这座冰山的厄运就难以避免了。请相信,这绝不是一个含有任何恶意的假设。  弥漫着硝烟的价格大战,人们已经不陌生了:彩电降价、空调降价、微波炉降价……家电行业的这种价格“跳水”,已经让广大的消费者不付学费地上了一个时期“商品倾销”的启蒙课。  但近年来发生自水泥行业的价格战还没有完全从媒介上浮出水面,低迷的水泥价格已经导致了部分省份水泥行业经济运行质量偏低的局面,这便是:水泥行业“市俏价不俏,增产不增效”。  与全国水泥价格态势相差不大的广东省水泥行业,近日价格大战又狼烟四起。在9月下旬结束的广东省水泥技术情报网2000年年会上,尽管有一批事关水泥产业前景的话题在回响,诸如新型干法生产线的技术进步与降低工程建设投资、水泥工业如何跟上网络时代的步伐、水泥工业与环境保护、水泥企业如何迎接水泥新标准的实施等,但是依然没有阻止住当前水泥价格的低迷。  水泥价格是水泥企业老总心中挥之不去的“痛”。统计信息表明,广东省的现行水泥价格使广东省不仅是目前全国水泥价格最低的地区之一,而且在广东省的水泥销售史上也是最低的时期,堪称“谷底中谷底”的超低价。与几家水泥企业老总交谈,他们说眼下425号水泥一般在275元/吨左右(到达工地价);在一些大型工程招标中,有的525号水泥也仅在299元/吨以下(到达工地价)。  相信这是一个让任何从事水泥行业的人听到都会扼腕长叹、痛心疾首的价格。  更让人惊心动魄的是,目前这种水泥价格的跌势仍然没控制住,而是出现了水泥“价格堤坝”欲崩溃的态势。9月中旬,广东省几家大型水泥企业在半年多内因“自律守价”而被一些有“倾销水泥”嫌疑的企业先后夺去市场份额15%~30%的情况下,也作出了回应:将自己生产的吨水泥下降15元~30元,有的企业甚至还要多。这种类似于“怨怨相报”式的多诺米骨牌效应肯定还要催发水泥新一轮的降价潮。难怪一位广东知名的水泥企业家不无忧虑地说:“10月份,省内水泥价格将进入白热化阶段,到那时,水泥价格还要走低!”  虽处三秋,但此话令闻者内心顿生寒意。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有关水泥价格的话题在水泥行业早已不新鲜了。但广东省的水泥价格走到今日这般刀光剑影、烽火四起,致使身处这场看不见硝烟的战场中的水泥企业都伤痕累累。何故!何故??  在记者深入的采访中,听到最多的话语是:“水泥的好日子算是过完了。”“如此的价格走势,珠江三角洲地区的水泥不知是否还能存在下去?”“今年是水泥企业日子最不好过的一年。”对目前的水泥价位,人们的情绪普遍是焦虑和忧郁的,但亦有十分理智和清醒者。归纳和概括诸多的交谈,人们把广东省水泥现行价格的成因归咎于四点。  总量过剩说 水泥总量过剩被普遍认为是导致水泥价格长期疲软最根本的原因。全省今年上半年的水泥产量比去年同期增长7%,但到了8月底,水泥产量就达3800万吨,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1%。据介绍,广东省今年上半年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率为61%。随着近两三年广州地铁、广州内环路、飞来峡水利等大型工程的相继投产,政府的投资力度有所减小,加之民间投资没有同时跟进,这就使得广东省今年的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低于全国的平均涨幅。在这种基本建设背景下,水泥还拥有较高的增长率,市场竞争的残酷就可想而知了。  之所以有今年较高的水泥增长率,这是因为广东省闲置的水泥生产能力占总能力的近1/3。尽管近年内广东省已经淘汰小水泥近1000万吨,但是目前全省依然有660家水泥企业,有7000多万吨的年生产能力。而从1994年到1999年,广东省的水泥市场容量一直徘徊在5000万~5600万吨之间。这样的供需矛盾导致的严重后果之一,就是部分企业倾销水泥。今年第一季度,全省水泥总量约为1400万吨,按亏损额计算,每吨水泥亏损11元。有专家说,广东的水泥生产能力超出了两个“五年计划”,因为在“十五”规划中,全省的水泥年生产能力只为6000万吨,然而在“九五”末,广东的水泥生产能力就已达8400万吨。  外省冲击说 不可否认,广东的水泥市场是一个开放的大市场,相邻的几个水泥强省历来也把广东省视同为自己的市场范围。有的广东水泥企业家甚至说,几个邻近省的知名水泥企业其实就好像是建在省外的广东水泥企业。面对广东众多的水泥企业来说,由于广东的劳动成本高于其他的所有省,这就使得广东水泥在走出省外时比别人的门槛高了一大截。(这是广东水泥很少输出省外的重要原因)。其他省的水泥可以南下,然而广东的水泥乏力“北伐”,这就导致了每年进入到广东省各地的外省(自治区、直辖市)水泥高达500万~550万吨。  理性地说,进粤的水泥大都是优质的大水泥,这些水泥主要进入的市场也大都是珠江三角洲一带的中心发达城市。前些年,广东省若有大型的重点工程,有时可通过主管部门“打打招呼”,就可优先推销本省的优质水泥。但是自从近年重大工程和大工程都要进入交易中心,通过面向全国公开招标来确定建筑材料后,诸多的企业都清楚:在质量差别不大的情况下,竞标成功最有效的“杀手锏”就是水泥价格了。于是价格开始走低,并且越走越低,越走越离谱。今年广州广元路工程需用20万吨水泥,参加投标的水泥企业有20多个,有一家水泥企业的525号水泥报价竟为220元/吨。  企业缺乏自律说 这些企业多半指的是小型水泥企业。诚然,这里不是指所有的小型企业,而是指那些为求自保不顾大局急功近利有时甚至在产品成本线以下倾销水泥的“害群之马”。  广东省水泥行业在改制中有相当多的中小型水泥企业或被承包或被兼并或被收购或被租赁。总而言之,这类企业的业主大都有一个人或几个人说了算的权力。在水泥市场激烈竞争的环境中,一些业主搞短期行为的本能充分显露了出来。为了低价销售水泥,这些企业大致采用的手法有:一是在承包期的三五年合同之内,以少投入、拼设备、不折旧等手段来获取效益最大化;二是通过大批裁员或雇用廉价民工来降低劳动力成本;三是承包或租赁时,把原来的债务都挂了起来,较少的财务费用也是他们敢于降价的一个空间;四是用现金购买原燃材料等,可以省去许多环节的税款,这也被视为一条降低成本的路;五是一些企业自己发电,这样每千瓦时比电网用电省04元左右;六是采用一些边缘行为,如每袋水泥少装一公斤,试想10万吨的年产量可省出多少成本来?再比如,425号水泥只生产430号,这样的水泥几乎没有富余标号,用舍强度的方法来减少费用等等。据这些企业的老板讲,采取这些方法生产出的水泥每吨售价200~210元都还有利润,若是用现金购买而又不要发票时,每吨180元也可以成交。  不难想象,面对这些用极不规范的手段来参与市场竞争的企业和产品,市场能不乱吗?遵纪守法照章纳税的企业能不被“逼上梁山”吗?  群龙无首说 现在许多的行业都有“大哥大”级的企业,当整个行业遇到风浪时,只要有几家担当中流砥柱,一般都会逢凶化吉的。但是水泥行业却缺乏这种“四两拨千斤”的重量级企业。在广东的水泥行业中,旋窑水泥只占百分之十几,而立窑水泥占到80%多,是一个典型的大而不强、多而不优的产业。除了水泥技术结构的不尽如人意外,企业规模也不尽合理。全省年产百万吨级的水泥企业屈指可数,年产达到200万吨的企业就凤毛麟角、寥若晨星了。  正是由于缺少能在行业中占据举足轻重位置的“王者”,所以才使水泥价格进入了“诸侯遍地,群雄并起”的“战国时代”。这正应了一句老百姓的俗语:“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  记者采访到一个事例,很能说明这个问题。在珠江三角洲地区,有一家百万吨级的水泥企业集团,这家企业的领导既有眼光亦有胆识。在若干年前,从水泥重复性建设的热潮中他们就预感到了水泥价格纷乱的这一天。于是,他们在8年前,也就是1993年开始与广东省内的一些大中型水泥企业和邻省几家大型水泥企业集团,模仿和学习国际上通用的协调价格的方法和思路,形成了一个松散的水泥价格协调组织。这家企业集团投入了很多的财力和精力,每个月都召集这10多家兄弟企业共同商议如何防止水泥价格的不正常下滑。刚开始几年的效果还不错,但是到了1997年~1998年,他们就感到明显的力不从心。到1999年就更没有能力力挽狂澜了。尤其是在去年,当这家企业按照国家和政府的部署,全力把水泥投放到广州内环路和北京—珠海高速公路等重点工程时,部分企业趁机接受了他们“吐”出来的市场份额。而当他们完成重点工程时却发现,一些企业用低价倾销的方式继续“蚕食”他们的市场,以至于今年上半年就因为自律守价而丧失了近30%的市场份额。就这样,他们被逼到了“是要市场,还是要价格”的绝境,成为受水泥低价倾销而受伤害最重的企业。  秋冬两季依然是南粤地区水泥产销的旺季,然而现行的水泥价格却让人感到水泥市场是一派肉搏肃杀的气氛,造成这种结果的原因纵然有百十条,但最根本的一点是无可辩驳的,那就是广东的水泥生产能力大于市场容量,目前的水泥市场供应大于水泥消费需求。  广东省要走出水泥低价“沼泽”的根本出路是进一步果断地再关停一些水泥生产能力。而眼下要想扭转乾坤遏制水泥经济运行质量进一步恶化,那就必须要由政府部门、社会中介(协会、学会)、企业(尤其是大中型企业)共同来制定一些强制性的“市场游戏规则”。惟有如此,我们才能从目前这种恶性的无序中挣扎出来。

冷拌沥青多少钱

餐饮服务

不锈钢标牌制作

岩棉制品